通用顶部广告

面对“卖国”质疑,联想应该反思什么?

行业资讯冰川思想库2018-05-17

联想在和网友打嘴仗的同时,不能只看到这是有人想抹黑自己,还要有自我反思的能力。只有用实力证明自己,才是对质疑最有力的反击。

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怒了。

在周三一封公开的“内部信”上,柳传志与现任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、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联合署名,驳斥最近网上一些针对联想的传言和质疑。要求联想的全体“战友”“干部”们行动起来,“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”。

发完公开信,老柳大概是觉得不解气,又录制了一段音频,言语中对有关质疑十分愤慨,大有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的意思。

1

这场“联想荣誉保卫战”,涉及2016年的一桩旧事,即在3GPP会议上关于5G编码方案的投票。近日有公号文章指出,联想当年没有给华为投票,帮助华为抢到5G标准的主导权,这是“不爱国”的行为。

5G编码方案的投票,影响到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走向,关系到下一代移动通讯技术的主导权,涉及国内外诸多厂家切身利益。在企业利益背后,当然也涉及一国在科技领域的先进地位。

比如从2G时代开始,高通就因为掌握了技术主导权,赚得盆满钵满。由于高通具有市场垄断优势,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厂家都无奈地沦为“打工仔”。

但是,高通的技术和市场优势不是天下掉下来的,也不是众多厂商被逼着投票拥护的,这涉及非常复杂的产品研发、市场推广以及企业利益最大化等考量因素。同样的,华为要想主导5G通讯技术标准,也不会是所有国内厂家投票赞同就能搞定的。

联想只是参与投票的其中一家,它是否对华为投下赞同票,对这场5G标准之争的影响,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。

具体到投票过程,各方说法不太一样,而且涉及非常专业的技术内容。

联想的内部信提到,在第一次投票中,站队了高通,在第二次投票中,则给华为投了赞成票。而网上有些文章披露了更为详细的投票过程,这就涉及到三种不同技术标准及其搭配“套餐”,而且投票也不是两次,而是至少三次。

据介绍,三种信道编码方案分别为高通、三星等企业主导的LDPC码,爱立信等企业主导的Turbo码,以及华为主导的 Polar码,在投票中则形成了纯LDPC方案、纯Polar方案,以及Turbo+Polar双码方案和LDPC+Polar双码方案,最终“决战”则是在选择纯LDPC方案或采取LDPC+Polar双码方案进行的。

这里要知道的是,LDPC编码技术早就已经广泛运用于航天、地面数据广播和WiFi等领域,Turbo码则是3G/4G的编码方式,而Polar码确实还没有商用的先例。

在投票中,又分作数据信道长码、短码和控制信道编码三种方案分别进行。对于数据信道长码的选择,高通等企业主导的LDPC取得压倒性优势,后来华为主导的Polar码方案则在控制信道投票中胜出,所以针对联想的争议点主要在于数据信道短码的投票情况。

目前看到的一种说法是,联想及其收购的摩托罗拉(移动业务)拥有2票投票权,但在数据信道短码的投票中选择了弃权,导致华为以一票之差输给了高通,后者仍领跑5G时代。

也有一种说法,包括联想在5月16日晚发布的“简要事实经过”(见上图)也表示,在数据信道短码投票中,联想投票给了华为,只是权重不够,没有帮华为扭转大局。

针对这场投票的具体过程及其评判,我的建议是尽量看两年前发表的相关文章,那时候有关方面的评价应该会更客观公允。

2

在此我更想说的是,企业首先从自身利益出发,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,这完全无可厚非。

联想和摩托罗拉在LDPC编码上有自己的专利储备,总不至于舍弃自己的专利(也就意味着不仅可以少花钱多办事,而且可以在谈判中获得更多主动),却去支持华为做大做强吧?

反过来说,无论联想还是华为,也不可能选择专利授权费用更高的编码方案,除非它跟钱有仇。所以,每家企业最终投票都会是倾向于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。

▲网上流传的一张投票图(仅供参考)

从联想的投票扯到爱不爱国,更是很扯的一种“联想”。

无论是LDPC码、Turbo码还是Polar码,都不是高通、华为或者哪家企业自己发明的,从理论的提出到技术研发到商业化应用,都包含了从科研人员、技术人员到企业的智慧。

这只要搜索就能知道,LDPC码是麻省理工学院Robert Gallager于1962年在博士论文提出来的编码理论,Turbo码是1993 年两位法国教授Berrou、Glavieux等人发明的编码方式,而Polar码则是2008年由土耳其毕尔肯大学Erdal Arikan教授首次提出来的理论。

在这些原创性理论的基础上,各家公司又进行了进一步的研发,而这背后又涉及到复杂的专利体系。

所谓主导,更多指的也是哪家企业在该领域所进行的研究更深入、拥有的专利更多,而不是说这家企业一家通吃。

华为为什么要主导推动Polar码呢?这就在于华为看好Polar码,先期投入资金和研发力量进行了研究、评估和优化。换句话说,在Polar码这个新起点上,华为有信心和能力取得更多技术上的优势,而不用再亦步亦趋,成为其他企业的追随者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华为能够以Polar码主导推动5G标准中的控制信道标准,打破高通的技术垄断,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

而在5G标准的具体推动过程中,华为也离不开其他企业的协同合作。实际上,在早期5G技术研发测试中,就有包括中兴、三星、爱立信等多家企业参与。这也是为什么华为在联想遭遇质疑时,会连续发表声明力挺联想,表示移动通讯“需要业界各方携手合作”。

网上的质疑,客观上是在为华为失去5G标准的完全主导权而惋惜,但现在,连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都表示联想在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,可见这些质疑纯粹是自加戏码,过于主观臆断了。

从这点来讲,我非常支持联想正面回应网上传言和相关质疑,这毕竟会对企业形象造成很大伤害,也不利于中国企业在5G时代携手共进,实现核心技术标准的领先。

3

不过,为什么时隔两年这事情会被人重新提起,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我认为,这更多反映的是当下国内对缺乏核心技术的焦虑,倒还不是有谁要刻意抹黑联想。

中兴被美国禁售,引发了国内对核心技术缺失的深刻反思。没有核心技术,就会受制于人。而在有些人看来,通信领域由4G向5G发展的过程中,我们曾经有一次机会可以掌握核心技术的主导权,这就是关于5G编码方案的投票。

也因如此,联想就成了公众焦虑的一个发泄出口。

还有人指出,联想在过去数十年发展中得了不少政策便利,却没有加大对技术研发的投入。言下之意,联想在一定程度上要为今天国内核心技术的缺失负责。

这些说法固然有失偏颇,但从联想的角度,却有自我反思的必要。投票这事情确实与爱国无关,但联想近年来业绩不如人意,产品缺乏新意,技术研发乏善可陈,都是不能不正视的问题。

为什么在PC时代,联想没有借市场优势加大研发投入,也没有像模像样的产品创新?德高望重的柳传志,在痛陈被网上舆论攻击之余,也有必要想一想。这可能才是网上质疑背后的根本问题所在,而这些问题需要联想自己去面对和回答。

联想在和网友打嘴仗的同时,不能只看到这是有人想抹黑自己,还要有自我反思的能力,进而调整公司发展战略,从源头上重视技术研发,而不能走“贸工技”的老路。

只有用实力证明自己,才是对质疑最有力的反击。

通用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