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用顶部广告

高通收购案背后:5G竞争白热化 商用或提前到来

行业资讯创业邦2018-03-14

北京时间3月13日,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阻止博通收购、韩国KT等多家运营商签订5G战略合作协议。此外,中兴还与英特尔合作,将重心放在建置全球首款基于软件定义架构和网络功能虚拟化的5G无线接入产品上,推出可商用的云端原生Carrier DevOps Builder。

“2016年华为Polar编码方案入选5G短码信令标准,为中国在通信编码基础上占有了一席之地,而3GPP确定5G eMBB场景信道编码技术方案采用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方案,在数据信道编码上则采用美国主推的LDPC码。”谢雨珊介绍道,“对于中国业者来说,唯有当选采用方案后,才能为自己在产业发展上占有关键角色,未来对于投入芯片、零组件、设备也更加有优势,产品研发更具先发影响力。”

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师张蒙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均为国企,这在5G普及和发展速度上会是优势。其中,中国移动又走在最前列。“中国移动今年就会在5个城市开始大规模测试,每个城市会有超过100个基站,基本在2019年就可以实现商用。”她介绍说,“而在美国,四大运营商中Verizon和AT&T可能走在前列。虽然特朗普表示在网络安全上受到威胁,想要建一个国家级的5G网络,但考虑到美国历来所有网络都是私有,这个其实不好实现。”

“不过,美国在5G上的进展依然很快,四大运营商都在争取能够提前将5G突破出来。”张蒙萌介绍,上述2家美国运营商甚至已表示,将在今年就正式推出5G服务,领先于中国厂商规划的2019年。“但是这个也不是特别现实,因为很多5G的芯片、手机也要到2019年才能正式推出。”

相较于中国和美国,欧洲在5G领域的部署则相对滞后。CCS Insight首席分析师Ben Wood曾在近日的一次采访中指出,在5G网络的部署上,欧洲已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北美。由于欧盟众多成员国规则存在差异,移动运营商也因业务低迷不愿进行投资,此外,在频谱的分配上欧洲也迟迟未能达成一致,这些都导致了欧洲在5G竞赛中的落后局面。为了迎头赶上,上周,欧洲立法机构达成一致,腾出用于5G的频谱,允许欧洲公司于2020年起进行使用。

“我觉得,投资方面的因素是最重要的。”张蒙萌表示,“中国和美国在5G上投入非常大,欧洲是没法比的。此外在亚洲,日本和韩国在(5G)这方面也是非常激进的,比如,今年在韩国举行的冬奥会上就已经进行了5G的尝试。”

手机中国秘书长王艳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在他看来,全球范围内5G竞赛的关键在于标准制定上的争夺,目前,华为和高通已经形成了两家独秀的局面,而在标准制定上,提案的被接受则将进一步意味着后期专利方面的优势。

通用底部广告